【一念之間】
快樂的鑰匙要留給自己
文/ 柳柳

 
我是個在別人期待下長大的孩子,一直很努力地做師長、同儕眼中的好學生、好孩子。大學時代遭遇感情和課業雙重挫折,嚴重擊垮向來平順的我,由於無法肯定自我的價值,於是我用一生中的精華歲月,努力地想將自己塑造成有思想、成熟、穩重的人,然而這讓自己活得更辛苦、更不快樂。
 
二十七歲那年,老天刻意安排了一份短暫而不值得回顧的感情,經過深刻的自我剖析後才發現:自己的心態及個性必須調整,否則,往後的人生路上,我仍然會跌倒、不斷地受傷……。這是我第一次覺察到「快樂的鑰匙要交給自己」。
 
●對另一半的期望成了痛苦來源
 
未婚時,我認為結婚是為了有個心靈契合、相知體己的對象,婚後若干年我才明白,婚姻需要務實地努力經營,是人際關係的一環,演出對手戲的兩人,都是獨立的個體,各有成長環境、背景與個性,有不同的價值觀與人生觀,無論如何相契或相似,絕不可能完全相同。有了這層體認後,才能漸漸經營出合乎期望的婚姻關係。
 
回首自己在婚姻中的成長,自我改變是個重要的關鍵。我雖然工作穩定、公婆明理、孩子可愛、先生盡職,但由於無法肯定自我的價值,及受幼時父母相處模式的影響,我常期望先生對我表示肯定,而他,是個實在、不會說好聽話的人,因此我常鑽牛角尖,也曾覺得「人生常苦」,了無生趣。
 
●婚前欣賞的優點變成了缺點
 
外子理性、成熟穩重,但對感情的表達卻相當內斂,而我,感性、心思敏銳,當初就是因為他的理性與成熟穩重而選擇了他,婚後卻一直以他不夠感性、未把我捧在手掌心而引以為憾,甚且曾對婚姻感到極度失望。
 
其實,我犯了大部分人常有的通病:婚前所欣賞的優點,常成為婚後討厭的缺點;婚前只看到對方的長處,婚後看到的卻盡是短處。當時的我並不明白,後來我體會到在兩性平權的社會,每個人都是獨立的自我;女人何須時時被呵護?處處被照顧,也許幸福,卻難以自主而不容易獨立。
 
●用心體會夫妻相處的藝術
 
忽然間,我懂了。先生在大事上一直很支持我,給我許多的自由與空間,但不在生活細節上表現體貼;而我,在意他在生活上體貼的程度,遠遠超過了他對我很多事情上的支持,原來我們心中對「體貼」的定義不同。
 
以前,我常把自己快樂的鑰匙交給了別人,無法達到預期時,心情隨之起伏。現在,我誠心接納他人與自己的「不同」,我學到了理性、獨立自主,原來,快樂要「內求」,只要心念的轉變就能看到另一片美好的世界。

D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